2019-10-20 08:41:05 巨头正在抛弃初代程序员

鸿运国际注:互联网时代被誉为沸腾的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里,我们见证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奇迹。马云,任正非,马化腾,李彦宏……一个又一个名字响彻云霄,他们从老师,退伍军人,海归学生等身份出发,踏着巨浪腾空而起,联手缔造出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前所未有的成就背后,是历史进程,科技发展,国运以及个人奋斗的全部集合。然而,他们终究是极少数的。文章来源: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贾琦

2014年至2016年是中国互联网创业的巅峰期。从中关村创业大街一路到上地和西二旗,每个写字楼里都容纳着两三个改变世界的项目。

热钱遍地。“万事俱备,就差一个程序员”的段子照进现实。

用人单位方面,互联网人抖擞精神冲出来创业,无数投资人像天使一样拥抱了他们。

传统企业的大亨们甩着票子成立了互联网事业部,只求在面对新时代的重锤时,可以讲出新的故事,继续辉煌下去。

而以煤老板及拆迁户为代表的爆发户,也终于按捺不住冲进了互联网圈,试图插上高精尖的翅膀,再一次豪赌自己的财富命运。

好项目遍地走,一将难求。“21世纪人才最贵”的预言变成现实,互联网人赚钱最多,最干净,最体面,也最有尊严。

然而,月盈则缺的故事总会上演。2016年后,互联网投资逐步进入寒冬,到处是嗷嗷待哺的创业公司,但拿到投资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互联网巨头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AT化作资本捕手,触角遍布中国和全球的社交、电商、娱乐、出行、文化、医疗、AR/VR、企业服务、线下零售等多个行业。而新贵们也不甘示弱,倡导着“无边界”的美团围绕着生活服务,从外卖到酒店到打车出行都想染指。而字节跳动则在其内容平台之外,还在电商,游戏乃至硬件领域开始布局。

▵ 美团点评 创始人兼CEO王兴

越来越多的资源集中少数互联网巨无霸企业手中。

在巨头的苍天大树下,小草一飞冲天的机会越来越少,这发生在直播、社交、电商、金融、SaaS以及一切互联网细分领域里。曾经身处盛夏的第一代互联网人,开始体会时代变迁的滋味。

01

行业决定命运

“自媒体将成为未来的主要趋势,而在这一趋势下,我们及时推出了广告媒介平台,平台两端分别对接着企业和自媒体广告主们。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平台生态。”

这是2015年。

“在大数据的趋势下,个人信息中将蕴含巨大价值。我们及时推出了个人征信查询,用人单位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中精准定位到每一个应聘者的过往履历,极大提高招聘效率。彻底改变国内人才市场的混乱现状。”

这是2016年。

“在普惠金融的号召下,我们系统引入了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对接了4支产业基金,同六家主流银行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平台成交额已达7.4亿元人民币,使金融的便利触达到每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之中。”

这是2017年。

“都是伪需求。”在回忆起自己过往这些年的从业经历时,曾经的产品经理李明叹息道。

现在李明失业在家,正在积极备考2019年的公务员国考。在谈及转行原因时,李明这样总结道:“业务变动是核心问题。前些年风口旺的时候,随便扯一个项目就能拉着投资,但绝大多数项目都是冲动投资。太多项目在前景不明且没有充分的市场调研时,就贸然启动,所有人都怕被落下。其结果是,干着干着倒闭了,干着干着倒闭了,工作非常不稳定。”自毕业算起,李明已经换了四份工作,但每份工作都没有超过一年时间。

“咱也想干一番事业不是?但三番五次下来,心气儿真就磨没了。”

事实上,就互联网行业而言,业务变动过快只是表象,其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互联网行业整体的快速试错与迭代矫正,经济大环境的下行,以及资本热的退潮。

以百度为例;2011年还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中市值最高的公司,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百度为自己的慢下的“第一步”,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与尝试。

▵百度CEO李彦宏

2015年,李彦宏一句“百度账上大概还有500多亿现金,我们先拿200亿吧。”宣布高举高打进入O2O领域,而与之相随的,糯米,去哪儿,百度外卖等一系列产品的应运而生。

然而,在两年多的阵痛之后,美团、滴滴、饿了么以及他们背后的腾讯和阿里资本赢下了这一战场,而百度最终不得不决定割舍掉这块业务,并全面转向AI。

这不是孤例。互联网行业中过去的十年中,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类似的故事。

对BAT级别的企业而言,战略调整意味着大量沉没成本的割舍以及行业地位的变化。而对中小型互联网企业来说,一次试错踏空,就是死亡。

但是,无论是大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对身处其中的互联网人而言,每一次变化调整,都意味着一次实实在在的职业危机。

2016年初,在应用商城中,同时有300多家移动直播App可供用户下载,这后来被媒体称为“千播大战”。

下面这张图很多人都见过,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在每一个小小图标背后,所对应的都是血肉鲜活的互联网人,以及他们背后所背负的一个个家庭。

▵2016年有300多家移动直播App可供用户下载

根据艾瑞咨询《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2017)》,2016年是中国泛娱乐直播市场的顶峰,市场规模为208.3亿元,其中90%来自用户付费规模,同比增长180%。

而2016年至2019年,泛娱乐直播市场增长幅度开始呈现明显下滑趋势,至2019年,泛娱乐市场规模或将为872.6亿元,增幅降至31%。整个直播市场活力在未来三年呈现明显走衰趋势。

这背后,资本的冷却也是至关重要的原因之一。

2015年到2017年之间,新生代VC开始密集出现。根据歌斐资产、投中信息联合发布的《2015中国PE/VC行业白皮书》显示,2015年有1314只私募股权基金完成募集,是2014年全年的近1.5倍。募集金额达到1177亿美元,比2014年全年增长了接近一半。

当海量资本涌入时,供需两端的稀缺明星项目,成为资本市场抢手的获利资源。而在资本的催熟下,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们层出不穷。

回头看去,当初大量所谓的独角兽们,现在很多已经被市场验证并没有跑通基本的商业逻辑。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到无人货架,“风口至上论”的投资逻辑终于咽下了自己的苦果。

2018年,在资金骤然紧缩后,一二级投资市场出现了严重的倒挂现象。至此,持续两三年的创投市场非理性繁荣宣告退场。

退潮之后,沙滩上搁浅的除了企业,还有大量的互联网人。

02

活下去

张恒曾经是一名产品经理,而现在则已经退出了这个行业,转做水果生意。

2015年,他曾在一家港股上市公司做产品经理。那是一家在其传统领域中极为强势的企业,而他所在的事业部,则是其面对来势汹汹的“移动互联网浪潮”时,所设立的第一座桥头堡。

四年来,张恒的命运剧烈颤动着。他先是经历了老东家业务变动,不甘平凡的他通过社招进入了美团。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就遇上了所谓的“互联网寒冬”。

2019年初,他遭遇了美团裁员,最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水果店主。

“咱这也是新零售哈!”张恒大笑着说。

“过了年就觉得不对了。去年的时候还要跟滴滴打,跟阿里掐,说什么‘无边界’,年后整个氛围就全变了。先是整纪律,抓绩效,再就是加班时间越来越长,再然后就是5月份前后,快刀斩乱麻。”

事实上,对美团而言。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大环境下行之际选择护住基本盘,减少额外的增长型开支,更进一步聚焦在其核心业务之上,确实是很理性的选择。

而就在前不久(10月8日),中国互联网公司三甲排位正式变更,美团点评以超过5%的盘前涨幅达到市值5168亿港元(约合659亿美元),成为继阿里、腾讯之后,市值排名第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这背后与其今年年初的战略收缩的选择也不无关系。

在巨头们茁壮成长的过程中;一方面,中小型企业的处境正在变得日益艰难。另一方面,随着业务的迅速调整,巨头治下的业务模块也在迅速的经历砍掉和重组的过程。

这是进步,是资源优化,是市场调节下的前进与摸索。但在这些过程中,以张恒为代表的部分互联网人,却必须承担难以承担的后果。

几杯下肚后张恒打开了话匣子:“到了我这个年纪,核心诉求跟年轻人来说就不一样了。你不能说是份儿工作就干着,在他们那是机会的机会,在我这就不是了。一方面,你的行业积累本身就限制了你的选择范围,另一方面,试错成本太大,创业型公司我是真没心劲儿去跟他们折腾了。”

“孩子刚上小学,房贷月月得供,老人身体也开始出毛病了,一个月没收入,两个月没收入,火直往眉毛上烧,一点也耗不起。”张恒掰着手指头,每一根手指都压在他的肩上。

“别的行业咱不敢说,但互联网这块的,你真的得有一个副业。前一段有个概念叫什么来着?”张恒半张着嘴,望着门外的远方,“对,‘斜杠青年’。概念都是包装,但他的内核是对的,技能越多,抗风险能力越强。斜杠的本质,是你不知道明天自己要靠什么吃饭了。”

“行业,风口,一年就能变十八趟。大企业快速迭代,传统企业强行‘互联网+’,一众小喽啰速生速死。机会看着是遍地都是,十有八九都是泡沫。”

现实生活的压力,精力的局限性,以及试错成本的日益高企,这些原因都使得张恒不得不将重心转向更加稳妥的传统生意。

“我也相信过。”张恒轻声骂了一句,然后把眼前的啤酒和泡沫一饮而尽。

互联网时代被誉为沸腾的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里,我们见证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奇迹。马云,任正非,马化腾,李彦宏……一个又一个名字响彻云霄,他们从老师,退伍军人,海归学生等身份出发,踏着巨浪腾空而起,联手缔造出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前所未有的成就背后,是历史进程,科技发展,国运以及个人奋斗的全部集合。

然而,他们终究是极少数的。在巨头崛起的过程中,他们固然可以通过并购竞争对手,扩充业务线,裁撤不合理的部门方向等一系列手段以巩固自己的位置,以期在时代的角逐中持续地勇立潮头。

但是,根据平均数定律,我们绝大多部分人都注定平凡。正如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所言,“多数人用尽全力,不过过了平凡的一生。”

快速成长的另一面,必然是快速的自我革命。而巨头崛起的过程中,也必将伴随着普通互联网人的命运变化。这其实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一阴,一阳。

这个世界没有变坏,但迅速变得和过去不一样。

那天下午,张恒有些醉了。他仿佛是对我说,又仿佛在对整个时代喊话。

他说:“我承认我眼界狭隘,我承认我见识短浅。但在这急速飞奔的时代里,我只想尽我所能去护住一家妻小,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英雄主义。”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