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小时前 消息称前程无忧收到私有化要约,每股普通股79.05美元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TechWeb,作者:周小白。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9月17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前程无忧今日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DCPCapitalPartners,L.P.(买方)于2020年9月17日发出的初步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提议,拟以每股普通股79.05美元的现金收购前程无忧全部已发行普通股,较前程无忧9月16日的收盘价溢价16%。

根据该提议,买方计划用其股本和债务融资的形式为这笔潜在的交易提供资金。前程无忧董事会计划对该提议进行评估。

该公司董事会将评估拟议交易,但无法保证将提出任何最终要约,无法保证将就拟议交易签署任何最终协议,也无法保证该交易将获得批准或完成。

19小时前 三星电子可能不会将QD-OLED屏幕用于电视,三星显示器正寻找其他买家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TechWeb,作者:辣椒客。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9月1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三星电子旗下专注于屏幕的三星显示器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QD-OLED屏幕的研发和生产,但现在面临三星电子可能不会用于电视的困境,为此他们已开始寻找其他的买家。

外媒的报道显示,三星显示器公司在去年10月份宣布,他们将投入108.5亿美元,研发QD-OLED屏幕及建设生产线,目前正在朝着明年三季度大规模量产推进。

但外媒在报道中表示,三星显示器公司目前面临着一个他们未曾预料到的问题,三星电子在犹豫是否采用QD-OLED屏幕,明年可能不会出货,可能根本就不会采用。

外媒在报道中还提到,在下一代的屏幕方面,三星电子更想专注于microLED,因为他们发现采用QD-OLED屏幕的电视,在亮度方面没达到他们的预期,还有烧屏的问题。

在三星电子可能不会采用的情况下,三星显示器公司正在为QD-OLED屏幕寻找其他的买家,TCL就是其中之一,有报道称TCL已决定向三星显示器公司订购QD-OLED屏幕,TCL计划在明年的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上,推出他们的首款QD-OLED电视。而在更早的报道中,外媒称三星显示器公司也会向索尼和松下供应QD-OLED屏幕。

外媒在报道中表示,三星电子持有三星显示器公司超过80%的股份,三星显示器公司在QD-OLED屏幕上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三星电子却有可能不将这一屏幕用在自家的产品上,着实让人意外。

19小时前 特斯拉App“串车”有多危险,当事人和律师这样说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新经纬(ID:jwview),作者:付玉梅。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今天打开特斯拉App,居然发现变成了别人的车,虽然这个事情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但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感觉很惊奇,然后是深深的担忧。”9月15日11时,重庆特斯拉Model 3车主金先生在微博上发文,微博账号为@可乐willhappy。

15日23时59分,微博认证为“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的账号@特斯拉客户支持转发金先生的微博并表示:“经过彻底调查,这是维修工作人员在更换车载电脑时错误地输入了相近的车辆识别号,导致信息错配。”

16日下午,中新经纬记者联系上金先生,他表示目前车辆已送去重庆特斯拉服务中心检修,打开App后仍显示“车辆正在检修中”。

这已不是特斯拉首次被曝App“串车”的情况。法律人士指出,此类事件反映出了特斯拉在车联网系统上存在的安全漏洞。

一、App出现“串车”故障

15日上午,金先生打开手机里的特斯拉App,看到显示的车辆不是自己的,车辆定位在湖南省衡阳市。而App上的车辆识别码却仍是自己的,且自己实际的定位在重庆市。金先生意识到,这是“串到了别人的车”。

据手机应用商店的软件介绍,利用特斯拉App,车主可以随时随地与其车辆和能源产品通信。特斯拉App可以实现远程控制充电、空调、通风、开锁等功能,选装了FSD完全自动驾驶的车辆还可以通过App对车辆进行召唤等。

金先生表示,被“串”的车主@南岳山大汉正好与自己在同一个特斯拉车主微信群。在确认对方并未在用车后,金先生测试了一下App里最基本的、不涉及安全的远程操作,发现操控都没问题。

@南岳山大汉在15日晚的微博中称,自己于9月13日上午10时到长沙特斯拉服务中心升级HW3.0硬件。“工作人员答应5至6个小时会搞好,至下午6时50分还没有升级好,系统出现bug。因我第二天需上班,工作人员讲不会妨碍正常行驶,我就开回家。”随后,便出现了其车辆数据“串”至金先生App上的情况。

15日14时,@特斯拉客户支持在微博回复金先生称:“我们高度重视您遇到的情况,目前正在查看处理问题中,我们将随时与您沟通进展,感谢您的反馈。”

当日下午,金先生将车子送到特斯拉重庆服务中心检修。他提供的截图显示,车辆截至目前仍为检修状态。而车辆用户名仍为“南岳山大汉”,即还没恢复成自己的。

对于特斯拉所说的“维修工作人员在更换车载电脑时错误地输入了相近的车辆识别号”,金先生告诉中新经纬记者,经核对,他们两位车主的车辆识别号后六位确实很接近。

“人为失误也好,程序漏洞也罢,反应到最终的结果是我们车主的用车安全,这是风险敞口。”金先生表示。

二、已非首次被曝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特斯拉首次被曝出App“串车”。

8月21日,微博汽车博主@袁启聪发文称,收到一位网友投稿,8月18日晚,这名网友的特斯拉App打开后找不到自己的车辆,却出现了另外5辆车,自己能查看这5辆车的所有信息也能远程遥控。且这5辆车显示的定位均在欧洲。

这名网友表示:“反馈给特斯拉后,昨天上午(8月19日)10点多才修复。现在(8月20日)还没有给我调查结果,以及技术上如何确保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特斯拉方面并未对此事作出公开回应。在对金先生一事的回应中,@特斯拉客户支持则表示:“我们立即纠正了错误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防止这类失误再次发生。我们对于给两位车主带来的困扰表示深深的歉意,会与他们保持沟通,积极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上述特斯拉App故障,微博上有不少网友表示对特斯拉的数据处理及自己的用车安全很担忧。

@五棵松杨子:特斯拉车主穿越了,有点吓人啊,车子有被别人控制的可能。

@马尚瀛:准车主表示有点慌。

@EV世纪史宝华:不禁让人怀疑之前几次失控事故的结论,应该好好查一查是否是软件漏洞导致。

“我能串到别人的车,那别人也可能串到我的车,如果我行驶过程中别人一顿操作呢,高速给我突然限速到80(km/h)呢?”金先生在微博里写道。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特斯拉App“串车”涉及到用户数据的设置和使用,可能导致的安全隐患还是很大的。“用户在使用App时都有自己不同的参数设置,比如像自动驾驶等功能,用户以为自己是处于平时的自动驾驶状态,但因为数据设置错了,串成了别的车的数据,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会增加发生事故的风险。”

三、律师:反映出相关车联网系统存安全漏洞

特斯拉App出现“串车”故障,特斯拉需承担哪些责任?涉及哪些法律风险?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达向中新经纬表示,如果因为特斯拉官方操作失误导致车主本人App被他人可操控,他人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实质操控了App,若造成伤亡,受害人完全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要求特斯拉承担侵权责任。

此外,方达指出,特斯拉App中绑定的信息中,包含大量车主个人隐私信息,如发生App被他人随意操控,个人隐私信息也将随之被他人窥探而侵犯,特斯拉将对车主个人隐私的泄露负主要责任。“在信息化的社会中,数据安全愈加重要,如连续发生App可被他人随意操控的情况而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对特斯拉的品牌将造成巨大负面影响。”

北京市京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向中新经纬表示,此类事件反映出了相关车联网系统存在安全漏洞,车辆信息安全问题亟待解决。

“车辆智能化飞速发展的同时,不能忘记汽车是为人服务的,无论‘创新’,亦或是‘升级’,都应当以保障好车主和乘客的安全为基本前提。车联网网络安全的关键在于产业链各主体,相关企业可以通过提升网络安全意识、提高防护能力、加大研发投入等方式,改善车辆安全性能。”孟博称。

21小时前 63岁,全棉时代老板身家360亿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文丹、周佳丽。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今天,中国医用敷料出口第一股在深交所诞生。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9月17日,全棉时代母公司——稳健医疗(300888.SZ)正式登陆创业板。该公司发行价为74.30元/股,开盘大涨68%。截至今日收盘,稳健医疗股价为126.25元,市值高达538.4亿元。

创立于1991年,稳健医疗目前坐拥三大品牌:稳健医疗、全棉时代和津梁生活。靠着棉花起家,稳健医疗仅2020年上半年就实现营业收入41亿元,其中为了抗击疫情前5个月生产了6亿只口罩。而较为人熟知的品牌——全棉时代,目前全国布局了超240家门店。

创业29年,当年李建全孤身南下,靠着棉花做出了一家上市公司。目前,63岁的李建全持股约68%,对应的个人身家超过360亿元。而回顾公司创业历程,还出现了两家知名创投机构的身影——红杉中国和深创投。今天,两家投资方也向投资界讲述了当年的投资故事。

创业29年,靠棉花做出一家上市公司,开盘大涨68%,市值540亿元

李建全身后是一部南下创业奋斗史。

出生于1957年,李建全在湖北黄冈的一个贫困农村长大。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在1978年,李建全从湖北省外贸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北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当了一名外销员,成为中国第一批做外贸出口的人。

这一干就是十年,李建全亲历了中国早期外贸行业的变迁。那是遍地是黄金的时代,李建全明显感受到外贸行业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外贸公司转型开始自营出口。

于是,他果断地放弃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南下珠海寻求发展,命运自此开始发生改变。

1991年,李建全创办了自己的企业——珠海稳健公司,专注于医疗敷料的研发与生产营销。他之所以给公司起名“稳健”,意在时刻提醒自己要“稳稳当当做事,健健康康做人”。

第一次创业,李建全的想法很简单:养家糊口。但在公司创立一两年之后,他发现:“养家糊口”这件事并不难解决,但公司要想持续地发展,必须靠产品创新,在企业内部下功夫,即使亏本也不能在消费者面前丧失信用。

后来,稳健医疗启动了相关技术研究项目,研发团队走访了法、意、德等欧洲国家,经过深入地实验与研发,最终开发了“PurCotton全棉水刺无纺布”的专利技术。

一开始,李建全本以为这项领先的技术可以颠覆整个医用敷料市场,没想到在产品推向医疗市场时遇到了医疗法规难题,全棉水刺无纺布不符合可以对医用销售的标准。

李建全一筹莫展。彼时市场上的卫生巾、婴儿尿裤、湿纸巾等产品多数用的是化纤无纺布,鲜少有真正高品质的全棉用品。于是,他萌生了将专业医疗领域技术用于民用消费领域的念头,并且大获成功。

2009年,全棉时代正式诞生。那一年李建全52岁,他将“把全棉时代做成中国乃至世界全棉品类的NO.1”当作这一征程的终极目标。

十余年过去,当年的稳健医疗已经缔造一张庞大版图:旗下拥有稳健医疗、全棉时代和津梁生活三大品牌,主营业务包括健康生活消费品、医用敷料和全棉水刺无纺布三部分。创业维艰,在李建全看来,能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奋斗,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创业29年,今日稳健医疗终于迎来敲钟时刻。上市首日,稳健医疗开盘大涨115%,最高股价达160元。截至今日收盘,稳健医疗股价为126.25元,市值高达538.4亿元。

回顾一路走来的历程,李建全曾这样总结:创业至今,几次三番都在闯关,关关难过关关过,都是被逼出来的。“路都是走出的,事都是人干出来的。不认输是我痛苦的性格。只有抛却安逸,才能走向更高处。”

揭秘“抗疫军工厂”:5个月营收42亿,卖了6亿只口罩

回顾创业历程,稳健医疗的发展轨迹十分清晰:起步于纱布、棉签等医用敷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2003年凭借全棉水刺无纺布产品切入消费品领域。2009年成立全棉时代,实现了医用产品向家用产品的拓展。

其中,全棉时代可以说是稳健医疗旗下最为人熟知的品牌,主要生产纯棉柔巾等无纺类消费品及婴童用品、婴童服饰、成人服饰等纺织类消费品,全国已布局超240家全棉时代门店。而作为重要的业务,稳健医疗每年向全球各地提供大量一次性医疗用品,是中国医用敷料行业的标杆企业。截至目前,稳健产品已进入2000多家医院和40000多家药店。

值得一提的是,稳健医疗也是国内口罩重要的生产厂家。今年初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医用口罩、防护服等医用防护产品销售大幅增加,被中国商务部列为防疫物资出口名单第一名,直接导致业绩暴涨。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稳健医疗实现营业收入41.80亿元,同比增长98.52%;归母净利润10.32亿元,同比增长348.92%。

其中,从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公司合计向社会供应防护产品包括近6亿只口罩、近650万件防护服和手术衣,政府部门为主要客户,以采购防疫产品为主。口罩、防护服实现销售收入20.25亿元,同比增长29倍。剔除口罩、防护服后,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21.20亿元,同比增长5.37%。

过往业绩中,稳健医疗的财务数据也比较亮眼。招股书显示,稳健医疗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34.97亿、38.39亿、45.75亿,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4.36%;净利润分别为4.28亿、4.25亿、5.47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13.05%。

从具体业务来看,健康生活消费品是稳健医疗主要的营收来源,比重也连年上升。2019年,健康生活消费品在所有业务中,占比67.18%,收入30.13亿元。而原始业务医用敷料和全棉水刺无纺布在所有业务中分别占比26.35%与6.48%,为该公司第二、第三大产品类型。

就消费品领域而言,稳健医疗的核心产品为棉柔巾。报告期内,棉柔巾销售收入分别为5.96亿元、7.18亿元、9.37亿元,占健康生活消费品总营收的比例均在30%左右。

此外,稳健医疗的拓品类之路始于去年,尚处萌芽阶段。2019年7月,稳健医疗推出“PureH2B津梁生活”品牌,目的是打造能够覆盖美妆、个护、运动等的健康美丽生活需求的一站式零售平台。截至2019年末,其通过线下3家门店及线上官网渠道进行销售。

身后红杉深创投,最长陪跑6年,63岁创始人身家超360亿

稳健医疗此番IPO,又一场财富盛宴将开启。

招股书显示,IPO前,母公司稳健集团持股77.14%,为第一大股东。此外公司背后还出现了两家知名创投机构的身影——红杉中国和深创投。招股书显示,红杉信远持股9.16%,为第一大机构投资人。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于2014年作为唯一的投资机构注资稳健医疗,并之后六年间坚定陪跑。上市后,红杉中国持有公司约8.09%的股份。

谈及为何投资稳健医疗,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对投资界表示,当时做出投资决策主要基于四点考虑:

第一,稳健有非常扎实的医疗板块业务,虽然当时公司主打国际市场,但国内市场空间巨大,红杉认为公司同样可以大有所为;第二,消费板块业务即全棉时代,经过前几年的打磨已经逐步成形,符合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潜力巨大,而且当时全棉时代展现出了非常出色的产品力,红杉认为这是一个甚至可以引领消费升级的新品牌。

第三,公司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刘星表示,红杉高度认可创始人李建全董事长坚持的“质量优先于利润、品牌优先于速度、社会价值优先于企业价值”的经营理念。第四,稳健医疗不仅首创了全棉水刺无纺布的技术,还以难得的魄力和能力成功创立了“全棉时代”消费品品牌,开启了创新发展的第二曲线,管理层身上透射出的企业家精神和创新能力,让人备受鼓舞。

根据刘星多年的观察,李建全是个长跑者,非常有毅力;他热爱棉花,随身带着棉柔巾。“他说起棉花和‘全棉改变世界’的理想时你很难不被他感染。他常常带着同事们一起运动健身,在工作上对同事们要求很严格,是一位我非常欣赏的企业家。”

同样对这家公司深深“着迷”的还有另一家知名投资机构——深创投。深创投于2018年6月投资稳健医疗,占股2.26%,短短两年多时间,账面浮盈已有几倍。

回忆起当初与稳健结缘的场景,深创投项目负责人叶杨晶仍难掩激动的心情:“因为我所在部门主要负责跟踪深圳龙华区的创新创业项目,每次去龙华经过梅观高速时,都能看到稳健医疗的园区,在辖区内能找到这样一家优质的企业,并用资本的力量引导扶持企业做大做强,这是深创投一直的价值追求。”

不过投资稳健的过程,却是好事多磨。深创投早在2017年就与稳健建立了密切联系,积极表达投资意愿,但当时的稳健现金流充沛,企业发展稳进,毫无融资意愿。在此背景下,投资团队却没有放弃对优秀企业的跟踪和服务,叶杨晶说“当时的立场很简单,就是即使不能投资,也乐于看到优秀企业成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企业发展”。凭借“发现并成就伟大企业”这样朴素的初心,这家老牌创投机构终于在长期的交流互动中获得了稳健医疗的信任,最终在2018年获得投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稳健也是深创投为数不多的重金押注的PE项目,作为内资创投的领头羊,这家机构更多的投资布局在VC阶段。在投资稳健医疗之前,叶杨晶在医疗大健康领域已深耕多年,成功投资了多家医疗器械、创新药物等子行业头部公司,比如普门科技、微芯生物、迈瑞医疗等,而稳健医疗则是其医疗耗材版块的重要布局。“深创投更加注重专业化投资,我们会沿着产业链深耕布局,前瞻挖掘,以期投早、投小、投未来,像稳健这样的后期大项目并不多。对这样的大项目我们更重视价值投资,我们也相信随着国民经济生活水平的提升,大家对新消费品质的要求必然提高,而稳健无论从医疗耗材端还是消费端来看,都是非常好的标的。”

当然,稳健医疗成功IPO,也让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建全轻松跻身百亿富豪行列。IPO后,今年63岁的李建全间接持股约68%。按照今日收盘近540亿市值计算,李建全个人身家超过360亿元。